医院文化Hospital

联系方式Contact

急诊室的故事之眼皮底下的死亡

作者:急诊内科 范锦萍  2018/1/8 9:33:38      点击:

      使生命丧失意义的事情,不仅包括痛苦,还包括死亡。冬日的急诊科除了忙碌,死亡也是每天每夜面对的习以为常的话题。

      “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” 宋医生一边填写死亡记录,一边说。“希望是今夜的最后一位" ,我说。但我知道,这也只是一种希望而已,因为谁也不知道急诊科的下一秒,会有什么状况发生。

      晚上刚接班就开始抢救一位急性心梗的病人,这是位年纪八十岁的老大爷,满脸的皱纹就如他走过的沧桑岁月,哪一个褶子里都藏有迥远的故事。但此时此刻,老大爷正躺在抢救床上,正接受着他人生的最后一次锤炼:心脏按压。病人的胸廓随着医护人员专业的按压频率而上下起伏,呼吸机也在有条不紊地给他传送着呼吸。十分钟,二十分钟,三十分钟,救命药物盐酸肾上腺素已经用了一盒。心电监护上的波形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努力而感动,直线,一直是直线。抢救无效,医生宣布病人临床死亡。我轻轻地撤去老大爷身上的电极片,轻轻地把他手背上的留置针拔下,用注射器抽出气管插管气囊中的气体,轻轻地把气管插管从口腔中拔出,用手把他张开的嘴合拢。家人一直很安静,他们显然已经接受了病人抢救不过来的事实,很耐心地配合着医生,付帐 ,买药,阐述病人的生平信息。

       “医生,医生,"嘶哑的喊救声响彻整个急诊室,病人已被120担架工推至抢救室。这是一位电击伤的中年男人,强大的电流已经通过他的右肘窝穿到了两个脚底板。病人瞳孔已经散大固定, 身体已经僵硬,两个脚散发着刺鼻的烤熟肉的烧焦气味 。"已经没有抢救价值”宋医生说。病人家属哭天抢地尔,那份悲痛,用任何语言来描绘都显得苍白肤浅。

      "准备洗胃"急诊分诊的护士接到院前急救的电话通知,对我说。刚准备好温开水,洗胃机,胃管,牙垫,洗胃知情同意书,病人已被推至洗胃室。"喝了什么药?喝了多少?多长时间了? ”我问病人家属。"百草枯”,家属是一位瘦瘦的男青年,"喝了一瓶,好几个小时了。求求您,快救救她。”我告知家属有关注意事项,签属洗胃知情同意书。观察病人生命体征平稳,嘱她左侧卧位,让其家人按住头部,胸部,双手,膝盖,双腿。让其张开口,放入牙垫,胃管缓缓插入口腔,引流出绿色胶冻状的液体。洗过胃后的病人被安置在急诊监护室,应用药物对症支持治疗,准备股静脉置管,行血液灌流。“血液灌流刚结束,病人呼吸就停止了",监护室的同事老田说,“病人一直清醒着死亡,才24岁。"

       几位同事一阵唏嘘,望着抢救室里一位位吸氧、监护、输液的病人,承受着疾病的折磨的同时,还在心里怀有着生的希望。而我们,这些穿着绿色急救服的急救人员,则是给他们希望的人。但我们也知道,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效果;并不是所有到急诊科的病人都能生还。没有人知道未来将带给我们什么,更不用说下一个钟头会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      我们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,但可以拉长生命的长度,拓展生命的宽度,挖掘生命的深度,让一切在生命活着的时光里,绽放其美丽和多彩。只要还活着,就有希望。健康、家庭、幸福、职业能力、财富、社会地位——所有这一切都有可能重新获得或者恢复原状。